宝宝健康成长网首页刘易桉宝宝健康成长 林林微博 育儿护理知识 宝宝网址导航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站点公告 >> 那片草原

那片草原

我永远忘不掉那片草原。

在内蒙古巴彦淖尔盟的边陲,有一个当年叫做“潮格旗”的地方。它翠盖如茵、马兰花紫色的芳香一直萦绕到山那头,一眼清澈甘甜的泉水,象一根银色的琴弦绷在草原上,任风雨和岁月轻拢慢捻、尽情弹拨。

童年的我日日在它身畔竖起耳朵。当时的我不觉得幸运,以为这溪水潺潺、这鸟语花香的诉说,都是理所当然的。以为早晨牧人策马驰向碧草苍苍的天涯是理所当然的;以为夕阳下袅袅的炊烟和歌谣是理所当然的。就像日月星辰一样,这片草原它是我生命中理所当然的部分,盘古开天辟地创造了它,它就必定永远绿在这儿、美丽在这儿。

我是一个只喜欢和自己玩的孩子,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孤独。我在草原里随意的跑来跑去,像鸟一样扎开手臂;累了往那面细软的沙坡上一躺,看蓝的透明的天,雪白的云载着我尽做一些漂浮的梦。雨后的草原深处,会倏地冒出一簇一簇圆圆白白的蘑菇,摘回来做汤,那滋味,啧啧—-;有一个早晨我准备横渡这片草原看看山那边究竟有没有神仙,在没膝的草丛中,我和一条翠绿色的小蛇狭路相逢。两双同样亮晶晶、同样单纯好奇的眼睛相互凝视了半分钟,忽地反应过来,各自都掉过身去落荒而逃——-

我在草原上看到过真正的男人:一个人、一匹马、一曲苍茫辽远的歌,大声的孤独的诉说着对姑娘对甜蜜生活的向往。已经驰过去很远了,那歌还在天边萦绕;我在草原上见到的女人,整天干不完的活、衣服头发上有着浓重的味道,可是大说大笑乐得直不起腰,贫寒辛劳的日子,在她们这里却充满了滋味——

当时,我丝毫也不觉得这一切都是奇迹。我不知道我内心的水域,是由它的温柔碧波一点一滴融汇而成;我也没料到:绿得把人的睫毛都濡湿、清澈的宛如水晶一般的草原会静卧在我的内心深处,我走到哪里就得把它带到哪里。直到我成年以后,常常听到人们说:“你怎么总是像个单纯的娃娃!”我才幡然醒悟自己曾经多么幸运——我是被草原钟爱、娇宠过的孩子呀!

所以,我无法接受——20年后,我重返潮格旗(现在改叫乌拉特后旗)。我童年时居住的旧城已经成为一片废墟。断壁残垣,空无一人。悲风呜咽着从远处呼啸而来,兜头抱住了我——它是想对我这个故人说些什么吗?马兰花不见了、青草枯萎了、曾与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溪水也干涸了。就连那些绵软干净的细沙也不见了,大块小块横七竖八的石头躺在那里,让我无法想象:这怎会是我儿时天天在上边打滚儿的地方?―――我做梦都没想到,揆别二十年我见到的居然是草原的遗体!

过度滋长的人口,烧尽了草原上最后一根胡杨,千年不死千年不倒的胡杨,在我们这一代手中彻底消亡了。草原欲语还休;

过度放养的山羊,啃断了草原最后一株茎叶,羊绒远销日本、海内外,羊肉做成“小肥羊”,谁也没有去揣想一下草原该有多么疼痛,草原欲哭无泪;

过度膨胀的野心,挖苁蓉、揽发菜、淘金矿…一味地攫取一味地索要,遍体鳞伤的草原已经用连年大旱来哀求了,无奈没有用,没有一点用!大家都说“经济要发展百姓要吃饭”,最后,百般无望的草原只能默然地挣扎地死去——

死去的草原魂魄不散。你去那儿看你去那儿听,那照过我童年倒影、用银色漩涡激起我最初诗意想象的泉水旁,悲风打着旋,声音是多么凄凉!昔日的月光曾看我吹起马兰花做的小喇叭,如今它打量着如火星表面一般荒凉的乱石、沙滩,它的心情该是多么忧伤!我悚然而对,一筹莫展,唯有两行泪自心底涌出——天地间没有理所当然永远属于我们的事物!理所当然地去珍惜,这才是唯一属于我们的“理所当然”啊!

晚了,迟了。纵然“保护生态”的牌子插得到处都是、纵然“退耕还林”的口号喊得声震寰宇,要等这片草原重生,还原成我童年时代的风貌,它和我都知道,即使把世间所有的爱都灌注进来,死去的心想要复活该有多难、多不易。

究竟应该做些什么呢?理所当然,我必须问自己。

我在荒原上对着悲风说:“我是一个卑微至极的小人物、我是一个远离开草原的城市平民、我不可能来给草原浇水施肥、我说的话也不会有多少人来听;但是我起码可以让自己不吃羊肉、不穿羊绒衣服——1981年以前,日本人在自己国家养山羊,很快发现山羊不但吃草,而且吃草根!于是他们将山羊繁殖基地挪到了中国,在河套成立了号称世界第一的羊绒厂!(目前已注册的有三千多家中小型羊绒厂、没注册的数不清)从此,内蒙古大草原开始了噩梦。1981年前草原基本没有山羊,1985年成倍繁殖。1990年到现在,羊绒业崛起牧区急剧恶化:在一个只能承载20万头牧蓄的草原上,有120万头山羊在吃草!当今世界,欧洲、美洲、澳大利亚、就连非洲都不大量养殖山羊,只有中国在肆意养!我们真的那么需要用草原的死亡换来的羊绒吗?眼前的牧民还算有口饭吃,以后呢怎么办?

真的,我怀念那片曾经活着的草原!

图画般的草原、美好的草原,既然可以让我魂牵梦萦,我以为,理所当然也会打动你吧?“敕勒川,阴山下,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。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吃草低现牛羊。”你不可能不知道这首诗,因为每个人的心中理所当然种着一片水草丰美落英缤纷的草原,那是我们最初、最后的家 ——-

PS:本文摘自天下溪论坛作者对曾经的那片草原的情愫让人感动,对于我,同样来自于内蒙古巴彦淖尔盟乌拉特中旗(与作者是姊妹旗),体味尤其深刻。希望草原能重着绿装,也希望自己将来能为故乡做些实事,加油!

发表评论

^留言没头像?教你设置头像!
我的应用 Follow@cnbabyup 宝宝问答>  0-1岁  1-3岁  3-6岁 手气不错